关键字吸脂 | 整形美容 | 隆鼻 | 疤痕 |

给兔唇患者微笑人生

时间:2010-12-01 16:38 来源:未知 编辑: 点击:

        香港,李嘉诚基金会“重生行动”展厅。

  一幅照片,占据了整整一面墙:无影灯下,手术台上,一个出生7天的宝宝上唇裂成三瓣,安然入睡;一只大手,轻轻握住他的小手。

  看到这幅照片的人,无不为之动容。

  这不是摄影师的作品,而是手术医生拍下了自己与患儿的牵手。

  摄影者叫傅豫川,武汉大学口腔医院唇腭裂中心主任。

  中国每550个新生婴儿,就有一个唇腭裂患者。他们自称是“被天使吻过的苹果”。

  唇裂俗称“兔唇”,腭裂影响发音,这种先天性畸形,让婴儿进食困难,多数的孩子在自卑中长大,一生失去笑容。照片中那个孩子的命运,与医生握手之后,得以改变。

  傅豫川与两名“兔唇宝宝”约好了,今天为他们手术。

  从医30年,傅豫川为超过一万二千个唇腭裂孩子做过手术,“创作”了超过一万二千个微笑人生。

  “一毫米”决定孩子的命运

  “兔唇宝宝”得不到良好治疗,一般都有这样的生命轨迹:从生存的困难,到生命的孤寂。

  1998年,青山警察小李的儿子降生。

  看到宝宝口唇畸形,一家人瞬间的欣喜被浇灭。

  找到傅豫川时,小李泪水在眼里直打转:“儿子没法喂养,瘦得像只小猫,快饿死了。”

  患有“兔唇”的敏敏10多岁了,她从小习惯于沉默,远离人群:“我是个多余的人,是个怪物,我生下来就是要受罪的。”她祈盼,逝去的奶奶把自己带到天堂。

  “每次和这些患者和家属见面,我都能看到他们眼中的亮光……”傅豫川知道,任何安慰都是无力的,做好手术,才是解除他们苦痛的唯一途径。

  有人说,唇腭裂手术很简单,是个外科医生都能做,不就是把开裂的口唇“粘”到一起吗。

  宝宝口腔小,手术空间只有一毫米,向一边偏一毫米可能损害牙床;向另一边偏一毫米,可能切开大血管危及生命。医生的手术,必须精准地在“一毫米”内完成。这“一毫米”,决定孩子一生的命运。

  傅豫川喜欢打篮球,当了外科医生后,总用左手投篮。有一年,他只用左手拿筷子吃饭。大家以为,他不过是个“左撇子”。看到傅豫川手术时“左右开弓”,左手能当右手用时,大家才明白个中原委。

  上世纪90年代,傅豫川已经是一名优秀的“‘一毫米’医生”,他做手术已相当娴熟。当年,一批国际知名唇腭裂专家来汉交流,傅豫川主动要求上台演示。

  手术后,美国著名唇腭裂专家罗慧夫说:“傅,你的操作很熟练,手术也很漂亮,但是粗糙。”

  傅豫川追问原因,这才知道国外医生都是在显微镜下做唇腭裂修复。在显微镜下,3个月左右婴儿的手术区域被放大了,相当于肉眼看到其3岁时的样子。

  他至今仍记得美国专家的反问:“如果你面对的是3岁大的患儿,手术是不是可以更精细、更完美?”

  创造“微笑人生”

  在傅豫川看来,唇腭裂手术有三重境界。

  缝合“兔唇”,婴儿能吃奶,给孩子打开了生命通道。这只是“门槛医生”。

  缝好“兔唇”,孩子闭嘴时与常人无异,让他能融入社会。这是“合格医生”的标准。

  缝美“兔唇”,孩子边说边笑,没人能看出异样,他才能展开“微笑人生”。这应该是“好医生”的追求。


  靠父母借钱,24岁的河北姑娘英子满怀希望做完腭裂手术。但术后留下痕迹,她找工作一次次失败。

  整整一个夏天,英子闷在小屋里,饥饿中,她在网上写道:“蝴蝶飞不过沧海,我注定逃不出命运的捉弄。”

  一般来说,唇腭裂手术只需花1小时。傅豫川在显微镜下常常要做2小时,连打结缝合这样的事也不肯交给助手做。对他来说,这不是手术,这是美的创作。但每次手术后,傅豫川还是很难从患儿父母眼神中,看到惊喜。

  他明白,父母对孩子美的期待没有止境。


如上是关于“给兔唇患者微笑人生”的内容,想了解更多关于整形美容的信息,请在www.csprs.com继续浏览。
南方医院整形外科专家们提醒:为了您的健康,做人体整形美容项目请选择国立权威正规医院!
地 址:广东省广州市广州大道北1838号南方医院门诊楼七楼
联系电话:020-61641866 020-61641867
传 真:020-87743734